越中国越时尚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春秋战国时期服饰文化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春秋战国时期服饰文化 于 周日 五月 13, 2012 2:56 am

海洋


Admin
芍药花开的时节,忧思于国的范蠡在苎萝村旁浣沙溪畔遇见了西村的施夷光,眼前的这个浣纱女在溪水中舞动着手中的长纱,旖旎的歌声飘荡于溪水上与水乡的晨雾交融缠绵,连水中的鱼儿都不能直面她明媚的容颜,更何况尘世中出走的范少伯,让人心碎的是这不是一次浪漫的邂逅,尽管如此,这位美丽的少女仍旧跟着心情沉重的范少伯走了。即使当时整个越国找不到一辆像样的马车,身着一身水绿色曲裾深衣的西施不需要多华贵的饰品照样点亮了整个吴王宫。 之后发生的事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叹息:浪漫的人说这是个悲剧,并鄙夷范蠡的虚伪;正直的人说西施是奇女子,国难当头之时以身许国;我要说她幸福过,夫差爱她爱到放弃天下,也许当夫差仗剑于城楼,越国戟枪的光芒刺痛他眼睛的时候他脑中浮现的是当初吴王宫中一袭水绿色曲裾深衣婷婷立于大殿之上的浣纱女。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庄王十三年,灼灼其华的妫氏出嫁给息国国君息候宜其室家,路过蔡国顺道看望嫁给蔡候的姐姐,同样是一袭曲裾深衣,红得耀眼,环佩叮当,娇艳而举止有度,将大殿上女仆点亮的光都压了下去,蔡侯献舞的眼神逐渐迷离,已经看不见端坐于旁的结发妻子,忘了互为唇齿之国的息,同为姬姓后裔的息候。不自已间竟握住了妫氏的手,息妫甩手挣脱,愤然离席,那袭红色的深衣在黑夜里如同一团火焰,跳动在蔡侯的心头,得不到的东西永远让人心痒痒。接下来的故事有些无聊,男人总是对自己女人的主权完整特别敏感的,息候当然也不例外于是他有了自己的阴谋,悲哀的是他的阴谋却只是别人阴谋的一部分。而息妫为了保全自己的丈夫,不得已又穿着她那袭火红的深衣坐上文王熊赀的马车来到楚王宫,三年不语。有朝一日得与息候双双出逃,可惜不成功,自尽而已。
读这样的故事,多少令人惋惜,原本一次“之子于归”的婚事,由于一个男人的意乱情迷而惨淡收场,灭两国,亡两君。而那一袭火红的深衣,三个位居国君的男人都想得到,但是命运纠结,谁也没得到。
春秋战国时期,这样的故事不胜枚举,这样的故事的主人公总是包裹在那一件件华美的深衣之内,我们常常想这样的女子是一个怎样的绝世容颜,而那些深衣要怎样的华美才衬得上这样的绝世容颜。这些优雅的女人们平日里使用的是什么样精美的物件,她们的发髻,他们的腮红,她们把玩的玉佩,他们的发笄,她们的铜镜,她们的香罗帐,以及他们存放在梳妆奁最底层的诗句。我们疯狂地迷恋秦汉和盛唐那些流传千古的绝美画面,我们想要还原,于是我们开始找寻。

查阅用户资料 http://newclassic.longluntan.org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